去年看的是《青心直说》,今年看的是《开讲啦》

记得我曾说过我的梦想是:“将来有一天能站在《开讲啦》的舞台上和撒贝宁握手”。大抵是说这话时我自己也是嬉皮笑脸的,老友们大都以为是我的idol情结,然而这是从我高中看《开讲啦》时就种下的种子。

握手是想感谢撒老师在看待很多问题时的思考对我产生的深深影响,站在《开讲啦》的舞台上是我对未来自己的一种提问:将来的自己能有应该有什么样的资本才能够站在那里和广大青年分享?

说这话时老友们也揶揄过我,“几十年后撒贝宁还主持这个节目吗?”尽管分享与握手是我所梦想的,但究其初衷,不过是自己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18年年初和一老友一起去看了《无问西东》,俩人从电影院出来沉默了一路,然后深沉地互道了句:“好好学习吧”。缓了好久才就剧情聊了起来,老友说最喜欢沈光耀“静听雨声”推开窗户的那刻,而我最喜欢吴岭澜在图书馆见到泰戈尔时的那段内心独白:

陪同在泰戈尔身边的,是当时最卓越的一群人物,这些人站在那里,自信而笃定,那种从容让我十分羡慕,而泰戈尔正在讲“对自己的真实”有多么重要,那一刻,我从思索生命意义的羞耻感中释放出来,原来这些卓越的人物,也认为花时间思考这些,谈论这些,是重要的。

尽管两人就影片很多细节的感悟不同,但是却同时感慨,“三个主人公的故事线:家国情怀似乎越来越狭隘了”。是的,我俩都欣赏那个时代的人。

这期《开讲啦》是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2018.12.30期做的分享:我的时代答卷。前些日子还在回味着《无问西东》,昨日恰逢老师推荐学习王树国校长讲的家国情怀,于是决定今天选这一期加一本《读者》跨年,大概这俩是我初中与高中不曾间断追求的热爱吧。

缓进则退,不进则亡。个人的选择一定要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如果你个人的选择背离社会发展的主潮流,叫逆潮流而动,必定会被社会所淘汰。——王树国

转眼来京求学也已经四年,可以说没有碌碌无为,但着实也没什么满意的成就。今年读的书不多,感觉自己就是那个慢慢行进的人。自问过把现在的我丢在社会上,有哪个位置是自己驾驭得了的?思考过自己的专业所学与优势能如何实践与应用?回答这些问题总觉是在学习中行进的,会随着思路与视角的拓宽而一步一步地不断优化,问题不是无解的也不是唯一解的。

今年翻阅林语堂的《人生当如是》时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睁一只眼,洞穿世事,闭一只眼,自由梦想。”我格外欣赏这样的一种状态。

愿自己依旧怀着敬畏与对未来生活的好奇、想象与期待,感恩,积极向上拓展自我,抖抖身上的浮躁,多潜心多学习。